二号隧道口的理发师

福田保税区二号隧道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中间是由机动车通过的大道。两旁是人行通道。还有供自行车上下的缓坡。这方便了爱好其次的青少年,和忙碌的快递小哥。这条隧道连接了益田村和福田保税区。在隧道面向保税区的那一侧,草木非常丰茂,在能挡住大雨的树荫下,分别长驻两位理发师。一位老师傅,有70多岁了吧。还有一位50多岁的女人。

一面镜子,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个装有各种剪发工具的工具盒。就这样,他们坚守着手艺人的两个角落。

二号隧道口的理发师

研究程序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头发又长长了不少,我想去理个发,开始预约经常去的藤野造型(他们有很好的互联网运营模式,下次我写一篇文章说明),几个连锁店电话过去,都被约满了。隐约记得家附近有几家理发店。下去扫街,全部关门了。快过年了。各种打样。

我想起以前经常去绒花路找聪哥的时候,经过福田保税区的隧道的时候, 经常看到有几个理发师傅在那里给人理发。说不定还在。于是我穿过益田村。从三号隧道走到二号隧道。果然,他们都在。好多排队的人。

大爷那边人最多。这种手艺活,好像年纪越大越吃香,所以他那边摊子上排队等候的人非常多。他们散坐在附近。有的坐在自己电动车上,有的直接做在地上。越是等的人多,去理发的人都去他那边排队。这跟我们找吃饭的餐厅是一个道理。人嘛,吸引来法则,认识从众的,懒得思考。

大妈那一边有一个在理,还有一个在等。一样,我去问了一下大爷,要等多久,他说大概2个半小时。为了感受大爷的手艺,我觉得等。我去益田村又逛了两个小时,回到2号隧道,发现大爷这边人又多了几个。而大爷一点也不着急,每一个都要理一个小时,慢慢修,慢慢理。没法忍,我转向了大妈那边。

她刚理完一个中年人。我直接过去。他说,小伙子,快来。你这种头型我理过几千个了。那边老王就是年级大点,其实也就那样。我坐上理发椅。她也没问我要什么发现,开始嗖嗖的动起了各种剪刀。那老王, 真是见鬼的很,他手老了,提不上速度,一个要理一个小时,我这两个都剪完了他还在对着一个人继续,搞得别人都认为他很认真,我很敷衍, 我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了。她还说他们在没人的时候她给他提过一键,老王说,没办法啊,我老了,手也迟钝,实在没法提速。

言谈中,大妈还说她其实之前在国营大厂做理发师,做了一辈子,40多年的理发经验,比理发店那些毛头小伙子强多啦。退休了,有正经退休工资的。只是下班了实在无聊,就找这个地方干起了老本行。发光发热嘛。他儿子事业有成,已经在福田买了房。但她儿子不知道她在给然理发。儿子不让。她是悄悄干的。

差不多半个小时,剪完了,又用那种刀刮了一下脸,和后颈。这唤起了我小时候的记忆。记忆中家乡的剃头师傅就用这种无比锋利的刀刮脸。现代的理发店都没有这种服务了。洗头,按摩,理发,标配。而大妈大爷这种只有理发,刮脸。他们没有什么成本,唯一只有时间。不洗头,不按摩,就是理发,硬硬的理发。

收费12元, 原本10元,春节涨价2元。

我理完了,大爷那边还在给上一位客户精修细剪。我对着镜子看了几眼,还不错,很清爽。

会一项手艺,愿意坚持,足以在深圳立足。并给那些刚好只能支付这点理发费用的人提供了性价比的服务。他们干了一辈子,可以以此自信地站立在深圳的土地上,我佩服他们。

深圳市政府默许他们这样的服务者存在。为那些底层觉得去理发店40多块钱很贵的人提供刚需的理发服务。我为深圳的包容和善意点赞。

独立站,在一个细分领域,坚持,钻研一辈子,为某一部分人提供价值服务,是不是和他们同样的道理?

 

作者: 业勋优质程序
版权属于:业勋优质程序
网站: www.szyexun.cn 版权所有。转载时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相关帖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