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出口独立站往事:阿疯

业勋
阿疯离开深圳的时候,蛇口那个方向的天空是暗红色的

阿疯离开深圳的那个傍晚,蛇口的天空是暗红色的。

9年前,阿疯决定从哈尔滨来深圳,是听说这里一点也不冷,这里是全国经济特区,邓爷爷就是在这里画了一个圈,然后大家在圈里干得热火朝天,大家都有很多机会。更重要的是,听说这里有南方软妹子的一口一句亲切的“靓仔”,他很期待,然而这九年来,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大家都叫他“吊毛”。

9年来,阿疯尝试了很多工作。他去过玻璃公司上班,但他的作用好像只是给老板挡酒。他看别人做外贸一天发好多货,他也注册了个速卖通和敦煌,发现自己辛辛苦苦之前的工资被压到里面取不出来了。他在华强北认识了几个站柜台的小妹妹,想勾搭一下?发现人家这里的女孩子不交省外的男朋友。

阿疯第一年住在白石洲村,那里巷子里的电线真的就像电影“亲爱的”里面一样嚣张且狰狞地搅在一起,每天早上出门和晚上回家,路过那条巷子,他都怕随时可能有哪根线掉下来电到他。一天加班晚了,他沐浴着巷子上面淅淅沥沥滴下来的夹杂着人间烟火气的水珠,怀着这沾水的电线会不会落下来电到他那没几根头发了的头顶的忐忑不安的心情小碎步快速通过巷子,爬到8楼半,抹黑打开自己家门,喘了一回,缓过来后想去洗个澡,扭动水龙头,水滴了几下,没有水流出来。他走得太匆忙,没看到楼下门禁出贴的告示:地下水管堵塞,正在抢修,请储备好水,预计晚上11点来水。

就这样吧,我在哈尔滨的时候不也是一个星期才洗个澡嘛,他想,打开小电风扇,吹吹风睡了吧。

迷迷糊糊躺下,渐渐梦到在大学学日语的时候跟年轻女老师的快乐时光,还有女神同桌,那时候一个班上就5个男生,20几个女生,大家朝夕相处……咦,突然感觉有种异响,怎么床好像在动,哦不,整个墙都在震动。忽然惊醒,难度深圳也会有地震??一个激动跳起身,准备鞋都不穿跑到楼下那个小小的篮球场去。突然听到一个娇艳的女声“あ-”, 这不是我大学第一课学的五十音图第一个日语假名吗?还被拖长了!他想,隔壁有学日语的学妹嘛? 但这得也不太像啊,假名都是平声调的,怎么这个里面包含了万千情绪,千回百转,仿佛来自宇宙来自灵魂深处的叹息。这样是不对的,改天我得找机会教教她怎么科学发音。但是,怎么,感觉有点微妙……ああああ、あ~,  越来越急促,好像还有点节奏感,他数了一下,似乎9次平一点,一次明显是拖长升调!他开灯,分明看到在燥热的空气中,伴随这越来越频繁的あ字,墙和床一起耸动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有节奏感了……

我去年买了个表

他妈的水给老子停了,空调不给装,隔音还这么烂!尼玛,还给老子整九浅一深!他想到,他的床与隔壁床可能都是紧紧靠着中间这木板墙的,靠得如此之紧,以至于自己这边跟另一边产生了联动。要不是这木板墙隔着,我与奋战中的二人岂不是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就这廉价破木板隔的墙以他东北大汉的体格,一拳就可以砸个洞!但他忍住了。他想着一拳过去,对面那聚精会神一生悬命奋斗中的小伙子很可能会被猛地惊吓得小兄弟缩回去,从此再也伸展不开了,留下终身难言之隐。这断子绝孙的事情,想想还是算了吧。

但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他穿上他在哈尔滨时的大学学长业勋在他生日时送给他的跑鞋,烦躁地下楼,来到篮球场,围绕着这个不到200米的场子转起圈来。跑步的过程中总能让人头脑冷静。头脑冷静就能思考问题。他想:我说是来了深圳,实际深圳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活动范围不过就是这个城中村,加上到10公里外公司的两点一线。这里的人,隔壁邻居半年说不到一句话。跑到第22圈半,他突然想到明天是周六,跟学长业勋约了去帮他包装发货,学长要发400个上网本去美国。

学长业勋,原本姓奇,8年半后,会被人称作阿提,只因他后来一直叫人写独立站文章,言必称文案,见人第一句话就是:你今天写原创文章了吗?所以他被他的朋友圈的调皮鬼送上外一个号,Article Qi,又被极简为阿提。学长早一年就开始做出口,最近在筹划自己做一个独立外贸平台网站。学长想让他关注一下外贸独立站。业勋还告诉他:在深圳,应该多关注程序,得学会自己写优质程序,用程序驱动数据,最好自己掌握数据。如果你只是把自己陷在一个小小的城中村和公司具体琐事两点一线,那么根本没必要来深圳,在哈尔滨就可以,哈尔滨南岗区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到深圳来呢?来深圳,是因为腾讯,华为在深圳!是因为递四方在深圳,dhl在深圳,港口在深圳!来深圳,就要关注南山科技园、软件园,用网络辐射内地,就要开眼看世界。要用好互联网

他觉得学长好生奇怪,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他听不懂的话。但是,不管怎样,还好有朋友可以聊聊。他想。

跑完步之后,感觉呼吸的空气都变得香甜了很多。心胸也舒畅了不少。上面隔壁的小邻居应该完成了生命大和谐了吧?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又走了5圈,才慢慢爬上楼。世界清净了,他试了下扭开水龙头,来水了,他冲个畅快淋漓的凉,倒头便睡。

此时,距离阿疯离开深圳回到鹤岗还有7年零35天。

阿疯离开深圳的时候,正值晚上6点半,他望了一眼蛇口那边的天空,微微挂了些许晚霞,天空是暗红色的。

 

待续……

 

作者: 业勋
版权属于:业勋
网站: www.szyexun.cn 版权所有。转载时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相关帖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